主場新聞 2013年5月20日

我們從新疆回來了 - 傷健徒步籌款之旅

我們終於從新疆回來了,這七天的旅程,不獨是單純的旅遊玩樂,更是觸動視障人士和健視同行伙伴心靈的體驗之旅。七天裡,團友彼此互相信任、互相扶持,一同用視覺之外的感官,以「心」感受新疆的美。

「不到新疆不知中國之大」,新疆自治區佔中國領土的六份之一,我們只有短短的七天旅程,也只能集中遊覽昔日絲綢之路商旅必經之地 - 吐魯番盆地。在行程安排上,我們盡量讓參加者體驗不同的地理環境及人文風貌,所以七天以來,我們走過達阪城的風力發電場、天山南麓的大草原、庫木塔格沙漠、吐峪溝大峽谷及維族聚居的村落,貪婪地以最短的時間,踏足最多的地方。

我們一行三十五人,包括十八位視障朋友及十七位同行伙伴,經過差不多一整日的航程,終於抵達烏魯木齊。在新疆的第一頓晚飯中,領隊姚文孝邀請了中國著名的古典結他手方放先生,以結他演奏歡迎我們的到來。方放先生是一位肢體傷殘人士,憑藉自身努力練就一手好結他,多次在世界各地演出。在他美妙的結他聲下,伴隨著我們的歌聲,七天的旅程就在這共融的氛圍中揭開序幕了。

經過一夜的休息,我們第二天就向著大草原進發,維族導遊艾山請所有團友向著天山的方向閉上眼睛,以鼻子嗅一嗅周遭環境的味道。垂下頭我們可以聞到花香、草香以及牧畜糞便的味道、抬頭可以感受到從遠處天山峰頂傳來披雪的氣息。有健視的同行伙伴在分享中表示,在閉上眼睛前,他很依賴視覺去觀看大草原,忽略了草原上的其他細節,合上眼睛讓他可以體會更深,以致能夠在腦海中完整繪出天山南麓草原的景色。

在庫木塔格沙漠中紮營的一夜,為參加者帶來另一個深刻的體驗。庫木塔格沙漠面積一千八百八十平方公里,環顧四周盡是萬里黃沙,在這個開闊的環境當中,視障朋友都收起白杖、脫下鞋子,獨立自在地在沙漠上奔跑跳躍,在一個沙漠山坡上,所有人都在比賽「滾地沙」,看誰滾落山坡滾得最遠,連我們的莊陳有會長也參與其中。

在這種無拘無束的氣氛下,視障人士完全突破了視覺障礙的限制,有一位視障朋友說到她自小失明,出行時雙手不是拿著白杖,就是握著別人的手肘,在這刻,她的雙手得到解放,是她人生中久違了的自由自在。晚上我們在沙漠中紮營,不論視障還是健視朋友都要落手落腳搭建營地,就在大家手忙腳亂時,突然刮起大風沙,更讓人驚訝的是居然下起大雨來,聽導遊說沙漠上次下雨已是十年之前的事,惡劣的天氣沒有淋熄我們的興緻,在大家齊心協力後,我們圍著篝火,一邊吃著風味羊肉串、一邊喝著新疆52度的白酒、一邊唱著中外名曲,所有人都打成一片了。

既然今次是徒步籌款之旅,當然就不少得徒步活動了,在全程三十多公里的路程中,視障朋友與同行伙伴並肩而行,一同走過風力發電場、維吾爾族的聚落、火焰山、吐峪溝大峽谷及交河故城等景點。同行伙伴以言語描述沿途的風景,讓視障朋友各自在心中描畫出他們所意會到的新疆,以及所領略到的人文氣息。整個徒步隊伍展現出來的就是「共融和諧」的精神。

這種精神還體現在我們於新疆的最後一頓午飯中,在整個過程中,同行伙伴必須要蒙上眼睛,反過來由視障朋友協助用膳。活動不但讓健視同行伙伴切身處地感受視障人士的生活,更是「信任」的表現,這一種「信任」是建基於彼此的了解,而這種「了解」和「信任」正正是現時香港社會最為缺乏的,以致視障朋友在社會上仍然在等待更多的「機會」,讓他們一展所長。我們協進會很樂意將這種「了解」和「信任」推廣給社會大眾認識。

旅遊可以讓忙碌的都市人遠離繁喧,也可以開闊旅人的視野。然而社會上的一些群體,可能因為身體上的一些限制,對他們而言想要享受旅遊的樂趣並不是一個容易事,我們籌辦「嘉勳教育傷健徒步新疆籌款之旅」,就是希望突破世俗的成見和限制,讓有需要的群體能夠享受到旅遊的樂趣,宣揚「平等」和「共融」的訊息。

七天的旅程,啟迪了我們的心靈,也得到了一次難忘的經歷,我們衷心感謝所有視障參加者和同行伙伴的投入參與,也感謝贊助商的鼎力襄助,讓我們第二次成就這個善舉。這次旅程的感受非千言萬語所能一一道出,我們稍後會邀請視障朋友及同行伙伴撰寫感受,讓各位讀者能夠更深入的與我們同遊新疆。

結連: http://thehousenews.com/society/%E6%88%91%E5%80%91%E5%BE%9E%E6%96%B0%E7%96%86%E5%9B%9E%E4%BE%86%E4%BA%86-%E5%82%B7%E5%81%A5%E5%BE%92%E6%AD%A5%E7%B1%8C%E6%AC%BE%E4%B9%8B%E6%97%85/


返回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Copyright © Xinjiang and Me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