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魯木齊晩報 2012年7月9日

姚文孝:讓更多香港人了解新疆的美

7月6日,結束了新疆之行的姚文孝返回了香港。

4天前,他組織的一個由香港失明、失聰人士,義工及工作人員組成的41人旅游團,剛剛結束在新疆的旅程,自烏魯木齊返回香港。

這是他第二次組織香港殘障人士來新疆旅游,和去年8月那次一樣,這次也是慈善活動。今年50歲的姚文孝,是香港教育培訓中心的一名專職英語教師,也是一名義工。他說,策劃這樣的活動,他看重的不是錢,是想讓更多香港人了解新疆,了解新疆的美。在這樣的活動中,他的角度,只是一名負責組織活動的義工。

一名來自香港的義工愛上了新疆。二次組織香港人來新疆旅游,只為讓一個特殊的群體感受新疆。6月24日,姚文孝自掏腰包補齊了此行的費用,帶著6名義工和10名失聰人士及工作人員,保證了旅行團的18名失明人士有了一對一的照顧,從香港出發。 籌集的費用,一半是機構捐贈的,一半則是姚文孝從朋友那裡“化緣”化來的。

不一樣的感受

去年的喀納斯之旅,可以說讓團隊的21名殘障人士和8名義工領略了“人間仙境”般的美。今年,姚文孝大膽嘗試,他想讓這些從未來過新疆的香港殘障人士以徒步的方式體驗新疆。

這一次,姚文孝再次選擇了去年合作過的烏魯木齊晚報傳媒文化有限責任公司大智旅行社。這家旅行社不僅在新疆旅游界頗有聲望,更重要的是有豐富的特種旅游組織經驗。

6月25日傍晚,這個特殊的旅行團在賽裡木湖邊安營扎寨,幾名失明人士迫不及待地讓義工帶著走到草地上,蹲下來摸一摸腳邊的小草,嗅一嗅泥土的芳香。

第二天徒步旅行開始後,在賽裡木湖湖畔平坦的草地上,姚文孝嘗試著讓失明人士放開腳步奔跑。

72歲的曾紹華從4歲失明後,再沒放開腳步奔跑過,他小心地邁出第一步,再慢慢往前跑了10多米,最後興奮地躺在草地上大喊“啊”,這時,他淚流滿面。

失明的馬拉松長跑運動員梁小偉站在賽裡木湖邊,聞著湖水的味道,聽著湖水拍打岸邊的聲音。義工林樂泉告訴他,湖水是藍色的,湖邊是一望無垠的草地,草地上有很多牛羊。

林樂泉知道,自己看到的賽裡木湖,遠沒有梁小偉心中的美麗,“看到了真實,就沒有了想像的美”。

腳踩在草地上,24歲的失明女孩黃素貞摸了摸旅行社領隊艾山遞給她的蒲公英,“毛茸茸的,真柔軟”,艾山又讓她對著蒲公英吹,很快絨毛四散飛去,“你幫助了它們,明年,會有更多的蒲公英在這裡生長出來”。聽到艾山的解釋後,黃素貞笑得像個孩子。

之前,姚文孝聽說弱視的沈燕萍視力會隨心情變化,心情不好,視力就差,心情好,視力就好。這次新疆之旅,沈燕萍快樂得像只百靈鳥,拿出放大鏡,她看清了草地上盛開的黃色蒲公英花朵。

“前面有兩只赤麻鴨。”旅行社領隊顧建軍告訴失明人士潘瑞強,潘瑞強即刻拿出數碼相機拍照,“再走10步,用長鏡頭就能拍到了。”在顧建軍的引導下,他再次按動了快門。

“我要用相機,把看不到的都記錄下來。”不止潘瑞強,其他失明人士都帶著數碼相機,不停拍照,盡管有時拍得一片模糊,但他們仍樂此不疲。

4天,大家風餐露宿,不同的天氣,讓大家有了一日四季,從未有過的震撼體驗。

不一樣的感動

回憶起賽裡木湖4天的徒步旅行,姚文孝有太多的感動。

失聰人士主動承擔起照顧失明人士的義務,牽引、搭帳篷,每一個細節,他們都做得很用心。“上坡時,胳膊輕輕一抬,失明人士就知道該走上坡了”,這種無聲的溝通,讓失明人士覺得可靠,貼心。

姚文孝鼓勵殘障人士放開自己,感受新疆,才是此次來新疆旅游的目的。

為了讓失明人士放下心裡的包袱和戒心,姚文孝每次都和他們一起在野外小便,並且每次都故意弄出動靜來,讓他們消除顧慮。

他堅信,到新疆旅游能改變一個人,尤其是在自己封閉的世界裡生活的人。8年前,他來過這片神奇的土地後,發現自己改變了。

“那種對新疆的特殊感情來自身體和精神。”他說,習慣新疆的飲食,習慣新疆的氣候,習慣新疆的環境,“突然覺得,不適應香港了,從吃的到氣候都不習慣。”

2004年,應香港西部開發人才支援計劃秘書處和京港人才交流中心的邀請,姚文孝以英語教師的身份來到新疆當義工,先後在新疆師範大學附中、米泉一中等學校支教。

漸漸地,他走進了新疆人的生活,游覽了天池、喀納斯、吐魯番、喀什等地後,他發現這個在金庸小說裡聽說過的神奇地方,是如此有魔力,讓他“不喜歡是不可能的”。

從此,他與新疆結下不解之緣。 去年,在成功組織第一批殘障人士的喀納斯之旅後,姚文孝和女友梁葦茵在香港注冊成立了一家叫“新疆與我”的公司。 “新疆與我”公司的標志是綠色背景,漢語繁體字加上維吾爾語和英語,傳遞了新疆的文化特色。

不一樣的感覺

男人四十,正是事業發展的黃金時期,姚文孝卻從迷失的金錢社會中走出來,成為一名義工。

“整天就像個機器一樣圍繞著中學和培訓中心轉。”姚文孝說,感覺自己像是印鈔機,“覺得之前都白活了,就推翻了以前的信念。”

他說,他害怕這樣下去會崩潰2004年,他辭去了中學的教師工作。在這一年暑假,他有了來新疆當義工支教的機會。

在此後的7年裡,姚文孝先後15次來新疆支教、旅游。來的次數越多,到的地方越多,他越痴迷新疆。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在姚文孝看來,義工所做的事不僅對別人有利,也能讓自己的心靈和情操得到升華,這是尋找生命價值的工作。

2011年暑假,姚文孝原本計劃為貧困殘障人士的子女免費辦暑期輔導班但因場所原因沒能辦成,這讓他很內疚“我該怎樣彌補?”這天他靈機一閃,“可以組織這些殘障人士去新疆旅游。”

他樂於把組織殘障人士來新疆旅游當作是機緣使然。

得到女友梁葦茵的支持,姚文孝就開始著手籌劃組織,通過當地失明人協進會和聾人協進會,吸收了21名殘障人士,組成31人的特殊旅游團到新疆旅游。

按他的計劃,2013年將再組織一支特殊團隊來新疆。

對話姚文孝

記者:在香港義工是如何開展服務的?

姚文孝:在香港,當義工需要一定的經濟能力,能承擔做義工期間產生的費用,還要有時間,有愛心。如果免費,就會讓義工工作變味。比如我們組織的這次慈善旅游,義工不僅要照顧殘障人士,還要承擔自己的所有費用。

在香港,最好的義工組織,是義工自費的。這就保證了捐款通過公益組織,能全部交給需要幫助的人。否則,就會在中間產生行政、管理費用。

記者:新疆何以讓您著迷?您比較喜歡哪些您到過的新疆的地方?

姚文孝:新疆各地的美景、少數民族民俗、歷史文化等等,這些都是吸引我的所在,但我想真正讓我著迷的,應該是新疆得天獨厚的文化,新疆的文化有著讓人嘆為觀止的深厚底蘊。

我最喜歡達裡雅布依,那是克裡雅河流域的一個小村,位於沙漠深處,寧靜而與世無爭,雖然語言無法溝通,但只需要眼神、肢體語言交流就已足夠。我非常喜歡那種遠離了金錢污染的寧靜,但是,我很擔心,我們給它帶去了城市的污染,害怕有一天它也跟城市周邊的景區一樣,到處都是討價還價的牧民,失去了那種原生態的生活。

其實,還有冬天的喀納斯、喀拉峻大草原、平安鄉……越是遠離喧囂,越是寧靜的地方,我越喜歡。

沒來新疆之前,特別向往。第一次來,很快就有了家鄉的感覺,真的很奇妙,自己都說不出來是為什麼。

結連: http://www.wlmqwb.com/wlmqdzb/b/page_8/201207/t20120708_2696992.shtml


返回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Copyright © Xinjiang and Me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