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魯木齊晩報 2011年8月30日

喀納斯美景映心中

本報記者李卿8月16日,記者隨大智報業旅行社參與了一段非同尋常的旅程,說其非同尋常,並不是因為去的是新疆最美的地方—喀納斯,而是旅程中的這一群特殊的旅伴,他們來自香港,他們中一大半是盲人和聾人,還有一小半是義工,他們從祖國的南邊跨過千山萬水來到中國的最西北,為的是喀納斯最美的風景,以及心中對美景的渴望。喀納斯月亮灣啟程在烏市初見這個由盲人、聾人和義工組成的旅行團隊,全團共計31人,除了2位領隊,還有8位義工,剩下21人都是殘疾人。後來瞭解到,原來是團隊內的聾人也擔起了義工的任務,領隊姚文孝是這次旅行的發起人。活動籌備階段則比較艱難,旅行需要錢,錢全靠香港社會的捐助,盲人旅行更加需要照顧,又得招募義工,時間倉促,最終募捐也沒能全部到位。不過,義工倒一下來了8位,這頗讓姚文孝喜出望外。15日晚,這個特殊的團隊乘飛機到達烏魯木齊。大智報業旅行社為這次特殊的旅行做地接工作,旅行社事先就請來了旅行經驗無比豐富的小羊來當導遊,小羊為了和盲人更好地溝通,事前翻閱了大量有關盲人的書籍,因團隊裏還有聾人的緣故,小羊又自學了眾多常用的手語。旅行的第一天,小羊甚至教起義工怎樣帶盲人行走。16日早上10點,載著這群特殊旅客的車向喀納斯出發了,也標誌著這次旅行終於拋開了艱難的前期準備階段,進入輕鬆愉悅的正式旅行。16日傍晚,這個特殊的團體到達了離喀納斯景區最近的小鎮布林津。晚間,旅行團一行人在布林津的夜市吃上了烤肉,這道新疆最著名的美食讓香港人讚不絕口。低酒精含量的格瓦斯根本喝不醉人,但領隊姚文孝似乎有些醉了,他讚歎新疆美景的同時也感慨著盲人的生活。我問,既然籌備這樣的旅行如此艱難,你為何還要堅持呢?姚文孝微醺著眼說,“很多完全失去視力的人放棄了這次旅行,跟團前來的大多都是低視力的人,他們還能看清眼前的一點點,以後他們可能就完全失明了。我想在他們徹底失明之前,讓更多的美景停留在他們心中。”途中17日上午,團隊終於來到此次旅程中最重要的一站—喀納斯,8月中旬對於喀納斯來說已然入秋,但早秋的喀納斯依然保持著盛夏的顏色。義工鄭思韻一路上都在感歎著新疆,先是阿勒泰地區乾燥涼爽的天氣,讓她體驗了一把完全不同於香港濕熱的氣候,接著是無邊無際的戈壁帶來的視覺衝擊力,然後是喀納斯,成片的白樺林、顏色變幻的喀納斯湖更讓她感到新奇。這是義工鄭思韻的感覺,也是整個香港旅行團的感受。喀納斯的草原上時常會出現三五隻牛羊,它們或是漫步,或是乾脆臥倒曬太陽,顯得十分愜意。導遊小羊一路在為遊客們讀他帶來的書,讀書之後詩性大發,說自己來生願做喀納斯的牛和羊,在這片綠山青水中再也不走了。香港遊客頓時鼓起掌來,有人接道:“我來生願做喀納斯的牧民,來給你喂草。”車廂裏充滿了歡樂的氣氛。喀納斯景區最著名的是喀納斯湖,而要觀看整個景區風光,必須爬上有著一千多級臺階的觀魚台,我原本以為團隊中的盲人肯定會放棄,但實際情況卻完全相反,所有人都堅持要爬上觀魚台。意外帶來感動,我也擔起了義工的責任,扶一位盲人向觀魚台爬去。這位盲人叫陳日豪,40多歲的他長著一副20多歲人的面孔,只是稍有幾根灰白的發絲,他讓我稱他為阿豪,這是香港人中常見的名字。登上觀魚台其實不是很累,階梯並非一直向上,在某些地方,還需向下走一段臺階。停下休息時,阿豪總會拿起手中的照相機照個不停,他看不見遠處的風景,但風景可以變成照片,照片可以拿到眼前,這樣,他就可以稍稍看清一些了。惜別20日,這個特殊團隊的旅程還在繼續,因工作需要,我卻要與他們分別了。這一天,團隊到達了奎屯,第二天將向伊犁方向前進。在司機馬師傅的強烈建議下,團隊午餐改到了去奎屯路上的一個正宗的拌麵館。在這裏,團隊終於吃上了正宗的新疆拌面和大盤雞,香港人都讚不絕口。事後,義工之一—香港刑偵員警麥克告訴我,這頓午餐是他來新疆之後最好吃的一頓飯,他甚至學起了新疆人吃拌面的習慣,在飯前剝一些大蒜泡在茶裏,然後就著大蒜吃拌面,最後當然免不了嚼口香糖來去除異味。對於香港人來說,新疆人的餐飲習慣簡直算“豪爽”,十幾塊錢的拌面,可以加面吃到撐。西瓜、哈密瓜等瓜果更甜到了他們心裏,才幾塊錢一個。這次旅程他們印象最深的不僅是風景,還有新疆美食。晚上吃飯的時候,姚文孝對我說,你們新疆人真是太幸福了,新疆簡直是美食天堂啊!這是一隊特殊的香港遊客,他們中有電腦高手,有馬拉松長跑運動員,有攝影比賽冠軍,他們歌唱得極好,他們對生活有著極樂觀的憧憬,失明如何?聽不見又如何?誰也熄滅不了他們對生活的熱情。我提前回到烏市,臨走時,得到義工吳家雯送的一張明信片,明信片是在喀納斯景區買的,背面印著喀納斯的美景,正面蓋著喀納斯字樣的印記,上面寫著:感謝你和我們一起同游新疆,願你能和我們一樣享受這段旅程。

結連: http://www.wlmqwb.com/wlmqdzb/d/page_6/201108/t20110829_2113989.shtml


返回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Copyright © Xinjiang and Me Limited